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期货与期权三十年之路

  交易所全球合作

  在电子化交易出现之前,就已经有交易所之间相互合作的机制。1984年,CME与新加坡金融期货交易所签订了“相互对冲交易协议”,这个协议使得CME的投资者可以交易欧洲日元产品,Simex的投资者可以交易CME的欧洲美元合约。这在同类合作机制中是第一个,也是最成功的一个。

  其他成功的交易所合作机制,并不具有普遍意义。CME和Simex也试图将两者的合作协议扩展到黄金期货合约的交易上,但并没有取得与在货币合约上同样的成功。悉尼期货交易所与纽约商品交易所、悉尼期货交易所与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之间也在黄金合约上进行过类似的合作尝试,但都因为缺乏流动性而终止了。

  然而,到上世纪90年代,交易所之间建立了更多的合作机制。美国纽约商业交易所与悉尼期货交易所、香港期货交易所(theHong Kong Futures Exchange)紧密合作;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nternationalPetroleum Exchange,2001年被洲际交易所收购)与新加坡金融期货交易所签订协议交易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与东京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合作交易欧洲日元合约。

  1992年全球电子交易平台的推出大大加快了交易所之间合作的进程,它使得CME快速扩张其业务的地理范围。在此时,独立软件供应商(ISVs)的出现使得交易所内部各部门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由此结束了全球交易所合作的第一波浪潮。

  交易所股份制改革

  最初,股票和衍生品交易所都是以会员制的形式组成的,是由会员所有和管理的非盈利组织。这种模式的优点是会员可以控制交易所的业务。交易所的交易席位是稳定的资产,在会员退出时可以转让或者一代一代往下传。交易所可以严格控制会员结构,交易所的业务也受到保护。但是,这种模式效率较低。迈克尔·戈尔曼(MichaelGorman)和尼帝·辛格(NidhiSingh)描述了他们想象中的期货与期权交易所发展的奇妙前景,即电子化交易所——全球交易所从大厅交易向比特传输的转变。以往传统的交易所所有权关系“意味着交易所会员的地位比投资者地位要高”,另外传统交易所需要崛起以应对电子化交易所的挑战以及分享交易所业务全球化带来的好处,这两者都需要较大的资金投入。

  1985年,奥拉夫·斯特恩汉玛创立的非盈利性质的瑞典期权交易所是交易所股份制改革的先驱。1993年该交易所进行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其他的欧洲股票交易所如意大利证券交易所(BorsaItaliana)也是较早的股份制改革的倡导者。1997年,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Amsterdam Stock Exchange)进行了股份制改革;2000年,伦敦股票交易所、德国证券交易所以及泛欧证券交易所也相继进行了改革。

  同样,1998年澳大利亚股票交易所(the Australia Stock Exchange)、1999年新加坡股票交易所(Singapore Stock Exchange)、2000年纳斯达克均进行了股份制改革。到2001年,大多数日本交易所也都转变为盈利性的组织。在那个十年结束后,这种转变成为一种全球性趋势。

  纯粹的衍生品交易所的变革行动却慢了半拍。雅典交易所(The Athens Exchange)是第一个完成股份制改革的纯衍生品交易所,时间是1999年。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在2000年进行了股份制改革。第一个进行改革的美国交易所是CME,在2000年11月12日开始并持续了两年之久。

  梅拉梅德认为CME的股份制改革是迫于市场的压力才进行的:“到90年代末,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为了建立各种电子系统以应对全球化的竞争,交易所需要一大笔资金。”

  “在以往的90年代,我们每年的交易量到100万张合约都很困难,但现在平均每天的交易量都达到大约1500万张合约。电子化交易使可能变成了现实。我们需要大量的资金来参与竞争,而获得资金的唯一渠道就是IPO。我们也知道为了适应全球化的竞争,必须提高决策速度,而由成百上千的会员组成的交易所组织架构无益于提高竞争力。”

  但股份制改革也是有成本的。CME的管理层与交易所会员单位签署了一项协议,要是会员赞成股份制改革,交易所必须保证保留公开喊价的交易市场,而且不能对公开喊价交易提高结算费用,并且只有在会员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对现存的公开喊价交易的合约开展电子交易。

  然而在美国其他的交易所,改革行动进展却没有如此迅速。CBOE的股份制改革遇到了法律纠纷的干扰,争论的焦点在于CBOT在股份制改革中的地位,CBOT坚持认为CBOE是在他们的提议下成立的,因此他们应该占有一部分股权。在2007年,CBOT与CME合并后,CBOT的要求也相应降低了,因为CME宣布放弃一切求偿权。

  2010年CBOE最终还是成功进行了首次公开发行,其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威廉·布罗德斯基(WilliamBrodsky)说CBOE的股份制改革和随后的首次公开发行是其“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挑战”。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QQ 123456789 [自定义]

Time